| 快速查找 奇石标签 | 收藏 | 加入桌面 | 注册 | 发帖 | 手机版 | 邮件 | 投稿 |

从黄河石《踏雪寻梅》说开 图

时间:2016-01-09 来源:甘肃省观赏石协会 作者:陈百库 点击数:

  这方《踏雪寻梅》黄河石,得到它已有二十余载,是让我感到满意的第一方藏石。虽然历经无数次的玩味品读,但每次都会让我感到无法忘情。

黄河石《踏雪寻梅》  陈百库(藏)

       与这方黄河石结缘的经过,我曾经真切地作过记述:在一夏天酷热的正午,心里升腾起一种莫名言状的冲动,就冒着烈日奔向黄河岸边,于堆积卵石的采砂场觅石。河边寂静,稀有人来。太阳像火一样烤得我满头大汗,开始感到两眼有些发昏。就在此时,目光触摸到一块面盆大小,圆角方形的石头。洗净观之,见其质地细腻、底色爽白,上有鲜明的红色图纹,乃成“寒梅雪斗新”之景。画面中的梅干梳斜竞上,粗细不等皆昂首坚挺。在渲淡有致的梅枝梢头,香红成片而粲然开放,在白雪掩映下真是神韵十足。再细观方知更有妙处。梅间地阔处有一人,身披斗篷踏雪而行,身影已渐行渐远。这定然是位风雅之士,不畏寒雪而探寻赏梅。我捧石手中静观许久,不禁慨叹:“这绝妙的《踏雪寻梅》图,如此冷寂空旷,这般意味深长。真是身处炎炎烈日下,但觉冰雪爽心梅花香”。

国画《梅妻鹤子》

       寻梅赏梅“固野客之闲情,实文人之深趣”。可当寻赏的人和所处的境不同,寻赏到的梅花就会大异其趣。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林逋,终生不仕不娶,惟喜观梅养鹤,自谓 “以梅为妻,以鹤为子”,人称“梅妻鹤子。他喜欢“临水看幽姿”,那清幽香溢的梅从其心境而出,就是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。要寻赏到梅的真味,就须去远山幽水、荒村野地。那园植盆栽的梅,纵然欹曲疏美,个性棱角却被磨失了,沾染了很多匠气,缺少了天姿野梅的韵味。苏东坡一生在宦海中浮沉,被贬谪岭南时去罗浮山,见那山中野梅虽是少人赏识,却了无计较地在寂落中默然开放。这冰玉之梅的清韵高格,深深触动了敏感的诗人,天成般的诗句便从肺腑喷薄而出:“罗浮山下梅花村,玉雪为骨冰为魂。纷纷初疑月桂树,耿耿独与参横昏。”这清雅温婉的咏梅诗宛如一阵风春,也能吹散郁结在品诗人心头的幽怨。而到那旷远静寂处履雪探梅,则更为艰辛和更为特别。踏雪寻梅最能映照高节之士于逆境中守志如玉的情怀。年已四十的孟浩然,因两句“不才明主弃,多病故人疏”的牢骚,于仕途上再次受挫,便开始隐居赋诗的生活。他经常骑一头毛驴冒雪寻赏寒梅,曾乐呵呵地对人说:“吾诗思在灞桥风雪中驴背上”。当历尽了雪地跋涉的辛苦,望见一树寒梅在雪地中傲然兀立,又怎能不让他感到格外亲切和欢欣鼓舞呢!在评述孟浩然的诗歌创作时,有人感慨:“人生的成就谁说就只有官位一途”。
       梅花的香清寒妍,具有的高标逸韵,虽叫人歆慕神往。但整日在钢筋水泥的楼林里求生存,是无从寻赏到远山野梅和雪地寒梅的。我清楚地记得,自从得到这方《踏雪寻梅》,便开始在黄河中用心觅石了。虽然那时日子过得拮据艰难,却不再让我感到过分烦忧,所遭际的种种失意,也能从心头渐渐淡去。在经历了更多的风风雨雨后,我庆幸能生活在黄河之滨,尽心尽意地觅藏品赏黄河石。在去年有次品赏这方《踏雪寻梅》,我情不由衷地仿古赋诗:“遥记请来二十载,初识夏午河岸砂。顽卵水洗露真容,酷日汗湿梳乱发。十步急奔白雪玉,九寸满开红梅花。高士岁寒寻芳去,痴汉心热邀朋夸”。此诗虽不工不雅,却满含着我的真切之情。这是我觅石黄河二十载,意在凭借对此石的吟咏,追忆那过往的苦乐年华。也想含蓄表达这样一种感悟:觅藏品读黄河石正如探寻赏梅,两者殊途同归而有着同一境界,都能够让人从中找到心灵的滋养和精神的支撑。

TAG 标签:

评论:

名家往来-张建升 更多名家>>

赏石名家:张建升
张建升
中国观赏石协会副会长
中国观赏石协会一级鉴评师
中国收藏家协会赏石收藏委员会副主席
张建升简介